人到中年

最难缠的就是中年男人,世故而又无信,猜不透他们想什么。是啊,哪怕是中年女人,也好过中年男人,她们至少不时有恻隐之心

半途窗外

前方是夜晚,陌生的城市,不安而舒适。我不知道自己会在哪儿落脚,我只有一个巨大的迷彩包,参差不齐。也不知道会在这儿呆多久,然后往哪个方向,第二天一早的班车是几点。

心理疾病

庄子说,假如我是头猪,与其我被喂的饱饱的并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送上祭坛,我还是更愿意脏兮兮地在泥巴地里打滚和捡东西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