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

如你所料,并不用你提及,虽然这里潮湿阴沉闷热而庞大,我自然会无意有意打量白皙的长腿妹子们

旅程 | trip

年龄如同行程的码表,越开越快,没有刹车…

在从高空到海岸之前,无数的渺小而微妙的波浪如同沙尘的波纹一样泛起波纹。在潮头浪端的船或者人面前,每个细小的波纹应该就是他们面对的整个世界,扑面而来。而,时空若不是一样的。

人到中年

最难缠的就是中年男人,世故而又无信,猜不透他们想什么。是啊,哪怕是中年女人,也好过中年男人,她们至少不时有恻隐之心

半途窗外

前方是夜晚,陌生的城市,不安而舒适。我不知道自己会在哪儿落脚,我只有一个巨大的迷彩包,参差不齐。也不知道会在这儿呆多久,然后往哪个方向,第二天一早的班车是几点。

吹散

每当想到这里的时候,回到这里,就感觉到源源不断的力量。这黯淡而枯燥的时光,把我不断的点亮,像一闪一闪的烟头在寒夜里。

重游

大城市的街道好宽,人行道的红灯开始倒数了起来。十,九。 我背起了行囊,跳着跑了过去。八,七,六五四三二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