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程 | trip

年龄如同行程的码表,越开越快,没有刹车…

在从高空到海岸之前,无数的渺小而微妙的波浪如同沙尘的波纹一样泛起波纹。在潮头浪端的船或者人面前,每个细小的波纹应该就是他们面对的整个世界,扑面而来。而,时空若不是一样的。

秋日

很难不想到里尔克的诗,如同很难不想到温润的色彩,总是和秋相联系…

在阴冷肮脏的地板上躺下,旁边是堆满的烟灰缸。屋外是夜,是公墓,斑驳的地铁,陌生人穿梭的硕大的城市。

Miles的小号声尖锐而孤独,就像滚滚而忐忑的车轮碰撞着铁轨。再过几个小时,再等一等,再等一等,就要天亮了。

秋天尽了

去买一点最后的苹果。 微笑的木板门关上。 秋天就尽了。 玉米打上寒霜和雪,颗粒冻弹不得。 一阵微风吹过湖面, 把波浪一层一层凝结,把印象一片一片封存。 梦里见,明年见。      

成都

如你所料,并不用你提及,虽然这里潮湿阴沉闷热而庞大,我自然会无意有意打量白皙的长腿妹子们